《電腦報》:中日資源暗戰30年

2012-9-26 12:34:50 | tags | views

從小學地理開始,我們就聽老師說中國幅員遼闊,地大物博,在小學生幼小的心靈中民族自豪感是油然而生。然后慢慢認識到,由于中國人口眾多,平均下來的人均資源占有量其實并不算高。雖然對于很多數礦產資源來說,由于應用面不廣,人均資源占有量并不能說明什么問題,但如果有一個鄰居覬覦多年,不斷迂回滲透,而我們又缺乏清醒的認識,那情況就糟糕了……

 

 

70多年前,那首《松花江上》已經向我們道明了真相,“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因為那里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70年后,當我們回首過去,還能看到資源流失的另一道傷疤! 

稀土盜采現場
 
盜采和粗加工


非法池浸沉淀加工點
      
硬盤、音箱、顯示器、CPU等IT產品都離不開稀土資源鋼鐵痛


    鋼鐵,是關乎國計民生的重要工業產品,新中國建立初期就有過大煉鋼鐵的舉措,隨著中國工業、建筑業和IT產業的不斷發展,對鋼鐵的需求劇增,鐵礦就成為了必爭的資源。

我國鐵礦資源總量豐富,目前已探明儲量的礦區有1834處,總保有儲量礦石463億噸,在俄羅斯、澳大利亞、加拿大、巴西之后居世界第5位。不過我國的鐵礦石含鐵品位較低,一部分富礦(含鐵50%~60%)可直接入爐冶煉,而貧礦則要經選礦精選、燒結、球團造塊后才能進入高爐煉鋼。由于選礦技術的落后,導致我們不得不從海外進口大量的鐵礦石,而在這場資源爭奪戰中,我們幾乎處于絕對的劣勢。

日系煉鋼技術的不歸路

1977 年,冶金部決定從日本新日本制鐵株式會社(新日鐵)引進技術裝備在上海建設“上海寶山鋼鐵廠”(寶鋼集團的前身)。國內的大型鋼廠,幾乎都從新日鐵引進過設備和技術:寶鋼幾乎全部的生產設備和技術都引進自新日鐵,武鋼王牌產品硅鋼的生產設備和技術來自于新日鐵,山東萊鋼的中型軋鋼機工業設備和電氣設備分別來自新日鐵和東芝,太鋼的1549毫米熱軋技術由新日鐵提供……

接下來的數十年,中國鋼鐵企業和日本的新日鐵、朝陽貿易株式會社、三一企業株式會社以及石川島播磨重工等企業進行了深度合作,開啟了中國鋼鐵企業的日本技術之路。而這,卻是一條不歸路……

由于幾乎全部采用了日本鋼鐵生產設備和技術,寶鋼、首鋼、武鋼、攀鋼、重鋼和昆鋼等中國鋼鐵企業再也無法“消化”低品味的鐵礦石,由此帶來的后果是中國只能選擇從澳大利亞和巴西進口高品位的鐵礦石。目前中國的鐵礦石進口量占據了世界鐵礦石約50%的產量,然而卻一再承受鐵礦石漲價之痛。

雖然從表面上來看,在進口鐵礦石價格談判上中國喪失話語權的根本原因是國內的缸體企業不能步調一致,沒有形成利益共同體,國際礦業巨頭能夠輕松地將中國鋼鐵企業各個擊破,然而從根本上來說,技術的枷鎖才是鐵礦資源爭奪失利的最重要原因:雖然中國鐵礦資源特點是貧礦多,富礦少,伴生礦產多,礦石組分比較復雜,選礦相對困難,但如果能夠自主研發出先進的技術、工藝和設備來推動貧鐵礦資源的高效開發與利用,其實我們并不需要進口那么多的鐵礦石,雖然選礦加工的成本可能會比較高,但中國的鋼鐵企業不會被必和必拓、力拓、淡水河谷牢牢地扼住咽喉,幾無掙扎之力。

而這一切,都源自日本的煉鋼技術!

鐵礦漲價誰在獲利

我們知道,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澳大利亞的力拓公司和必和必拓公司是世界三大出口鐵礦石的公司,30年間,這三大公司獲得了飛躍式的大發展:2005年全球 6.6億噸海運鐵礦石貿易量的68.2%流向亞洲,中國鋼鐵企業進口鐵礦石2.75億噸,占全球鐵礦石海運貿易量的43%左右,到今天,中國的鐵礦石需求基本上達到了全球鐵礦石海運貿易量的50%,然而作為世界上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和鋼鐵生產國,中國在每年的價格談判中卻處處被動。

反過來看向我們提供煉鋼技術的日本,不僅幾乎不受鐵礦石漲價的影響,甚至還是鐵礦石漲價的受益者。這是由于日本企業在多年前就開始對鐵礦資源進行全球布局,在在鐵礦石的主要產地澳大利亞、巴西、加拿大、印度等國,日本企業直接或間接地擁有大量鐵礦石企業的股份,最高的持有量甚至超過50%。即便在澳大利亞的力拓公司、必和必拓公司和巴西淡水河谷公司這三家全球最大的鐵礦石企業中日本財團的持股量幾乎都超過20%。也就是說在每一輪漲價的過程中,對日本來說,鐵礦石不過是左手漲價賣給了右手,而中國的鋼鐵企業卻實實在在地承受了鐵礦石漲價之痛。

為了滿足大規模進口鐵礦石的需要,中國還建設了多個十萬噸以上礦砂船的港口和配套設施(當然很多是由日本提供技術的)。更重要的是,商船三井等日本海運企業承接了大量的將澳大利亞和巴西的鐵礦石運輸到中國的業務,僅以上海寶鋼為例,每年就有超過1000萬噸的鐵礦石通過商船三井的海運進入寶鋼。而且,在鐵礦石漲價的過程中,這些海運企業無一例外地不斷調高運輸價格,在巨大的需求和高昂的運費支持下,這些企業發展得順風順水,而中國的鋼鐵企業卻因為鐵礦石高昂的價格和運費而舉步維艱!

由于中國市場對鐵礦石的巨大需求刺激著鐵礦石價格的不斷上漲,離岸價從2002年每噸 16.56美元上漲到2008年每噸78.90美元,從2010年的每噸147美元更攀升到2011年的175.93美元。雖然由于全球經濟的不景氣,鐵礦石需求的疲軟,到2012年,鐵礦石的價格回落到每噸133.50美元,但日本企業持股的各大鐵礦石公司從中獲得的利潤也是天文數字。

以巴西淡水河谷公司為例,其股票市值由2001年12月的91億美元一躍而到2012年的850億美元,同樣的2012年必和必拓、力拓兩家公司的市值更是分別達2000億美元和1200億美元。這本身就已經能夠說明海外的鐵礦石企業在中國建設對鋼鐵的巨大需求下,以掠奪式的銷售方式獲得了多少利潤。而這些利潤的并不只來自中國的鋼鐵企業,更來自你、我、他……

銦錠淚


    如果說鐵礦石的高價輸入是以外來資源換取了中國大量的外匯的話,金屬銦的廉價輸出則是讓聞者傷心,讓見者落淚。

說起銦,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它有什么用,更不知道我們接觸銦產品已經很多年了。銦是一種稀有金屬,在地殼中的含量與銀相似,但由于儲備分散,至今還沒有發現單一的或以銦為主要成分的天然的銦礦床,因此其產量僅為銀的1%。目前,全球探明的銦儲量約為1.6萬噸,而我國的銦儲量高達1.3萬噸,是全球第一大原生銦供應國。

 

科技“銦”素

銦具有十分獨特的理化特性,在薄膜液晶(液晶顯示器)、太陽能電池、光電、軍事和航空航天等領域具有極其重要的地位。除此之外,銻化銦材料能實現目前最高的電子遷移率,成為遠超硅晶體的下一代晶體管材料,Intel和英國QinetiQ公司在2005年就展出了銻化銦晶體管模型的模型,以銻化銦晶體管制造的芯片在速度和功耗等方面都遠勝于硅晶體材料。

目前薄膜液晶是銦應用最多的領域,主要用于生產液晶顯示器所需要的ITO靶材,占全球銦使用量的83%。銦是ITO靶材生產的主要原料,ITO靶材是三氧化二銦和二氧化錫的混合物,是ITO薄膜制備的重要原料,ITO薄膜由于對可見光透明和導電性良好的特性,廣泛應用于液晶顯示玻璃、幕墻玻璃和飛機、汽車上的防霧擋風玻璃等。同時,在太陽能薄膜電池和LED領域,銦也是具有決定性作用的重要元素。從目前來看,尚不存在其他金屬在上述領域可以替代銦元素。可以說,銦對于高科技產業,尤其是IT產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進出口的銦困局

由于銦在地殼中的含量較小,又很分散,全球范圍內也沒有發現過高含銦量的富礦,大都是作為鋅或其他金屬礦的伴生礦存在。我國的銦儲量主要集中于廣西和云南,不過2001年發生的廣西南丹礦難事故,導致整個南丹礦區全面關閉以后,云南成為了全國銦儲量最大的省,但這種儲量也不過是讓中國企業能夠從原礦中提煉出銦錠或銦絲來,實際應用上,中國幾乎沒有掌握任何高附加值的銦產品制造技術。

目前,高科技產品中應用銦的技術基本都在國外,例如制造薄膜液晶領域必需的IOT靶材所需的燒結技術幾乎完全掌握在日本的幾家大公司手中,國內的諸多廠家與高等院校經過多年的研究至今無法掌握高品質ITO靶材的生產技術。而國內幾大銦材料公司與日本相關企業進行引進這項技術談判也一直沒有任何進展。由于國內在產業鏈延伸方面的科技投入不夠,致使銦的深加工產品不能生產,國內下游行業直接消費少,精銦只有出口一條路可走,而出口,對象還是日本。

中國的銦資源呈極度分散狀態,約95%的生產廠家年生產量都在1噸~5噸左右,且多數只能加工粗級原料產品,作為原料銦最大的采購方,中國70%以上的銦銷往日本,而為了低價地采購原料銦日本企業無所不用其極!它們最常用的做法是到銦廠集中的區域打聽各銦廠的產能,以遠超出個小銦廠產能的需求向各個小銦廠提出收購,由于產能達不到,又是國際貿易,處于競爭關系的小銦廠既不敢抱團求生也不敢貿然接單,如此一來生產出的銦原料又處于沒有銷路的狀態,只能被迫壓價。然后日本企業隨即通過國內的中間采購商從大量公開采購轉為小量分散采購,每次幾百公斤地從這些小銦廠購買銦原料,加上走私現象猖獗,中小銦廠因規模小、資金缺乏,迫于生存的壓力只能競相壓價出貨,導致國內的銦資源大量低價流失。

除了賣出原料銦以外,中國每年也需要大量地從日本進口高附加值而銦產品,比如我們前面提到的ITO靶材。然而中國出口精銦價格僅為每噸300萬元左右,從日本進口的ITO靶材的價格高達每噸兩三千萬元。中國通過消耗大量的銦資源,付出巨大的環境成本賺取的不過是微薄的利潤,而日本其企業卻能夠通過掌握的技術將從中國大量進口的低價銦加工成高端產品,再以高價賣給中國。

國家銦戰略

2007 年6月18日開始,我國對銦出口實行許可證和配額管理,并征收15%的關稅,而在此前,出口銦可以享受退稅13%,同時對銦生產企業的產量、回收率以及環境保護等方面做了嚴格的限制,對銦產業進行強行整合,從而保護我國稀有的珍貴資源,迫使絕大多數低產量低技術含量的小銦廠自行關閉。不過,盡管實行了這些措施,仍然有部分銦廠通過某些非正常途徑向日本企業提供大量的粗級銦產品。因此,雖然銦產品無序出口的狀況在我國得到了緩解,不過由于競爭和走私等情況依然存在,中國銦產品的價格依然處于一個非常低的水平。而且早在2009年,日本儲備銦和鎵的提案已經得到國會批準,當時日本銦和鎵國家儲備量定為42天用量,不過到目前為止,日本的銦儲備量已經超過了一年的用量。

由于這些原因,國家在控制銦及銦制品出口上的措施越來越多,包括不斷下調銦產品的出口配額,也逐漸地起到了相應的作用。一直以來,中國銦產業的機構和專家都在積極呼吁將銦列為國家一級戰略資源儲備范圍,并進一步提高銦產業的研發技術,保障銦資源的有效開采利用,最終謀求中國銦在國際市場上的話語權。

稀土殤
 
    稀土是稀土元素的簡稱,它是元素周期表中鑭系15種元素及鈧、釔兩種元素的總稱,在現代科技產業,尤其是IT產業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主要是其中用于制造堅固金屬合金、永磁體、顯像源、熒光體的氧化鐠釹,以及稀土中的稀土氧化鏑。

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1992年南巡的時候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一句話說出中國的稀土大國地位,然而擁有稀土大國地位的中國不僅沒有得到可觀的財富,而且在重要戰略資源流失的同時更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暴利的代價

“稀土之父”、中國科學院院士徐光憲先生曾經指出我國南方五省蘊藏著非常寶貴的中重型稀土,工業儲量達150萬噸。這其中稀土含量最豐富的區域是江西的贛州,國家每年給贛州開采指標是8500噸,但實際開采量起碼3萬噸,也就是說有兩萬噸以上的稀土為盜采。那么,為什么有如此高的盜采量呢?

馬克思說:“如果有20%的利潤,資本就會蠢蠢欲動;如果有50%的利潤,資本就會冒險;如果有100%的利潤,資本就敢于冒絞首的危險;如果有300%的利潤,資本就敢于踐踏人間一切的法律”!

由于稀土開采的技術非常簡單,成本更是異常低廉,只要找到稀土礦,盜采一個月的利潤就在100萬元以上,甚至可能超過千萬,而投入不過數十萬而已,在巨大的利益誘惑下不斷地有人來到贛州盜采稀土,并且迅速成為了千萬富翁,甚至億萬富翁。甚至于,2007年在贛州市龍南縣爆出的稀土稽查系統腐敗窩案中,龍南縣稀土稽查大隊下屬的足洞、黃沙等稀土檢查站幾乎“全軍覆沒”地倒向了盜采稀土的非法商人。

然而,盜采稀土損毀的不只是稀土資源,更是幾代人生存的環境,據統計,國有企業稀土開采的噸回收率僅為60%,大型民營企業回收率只有40%,一些私采濫挖的礦山甚至只有5%。

由于沒有掌握核心的技術,盜采稀土的不法分子通常采用池浸、堆浸工藝和原地浸礦法。池浸工藝每開采1噸稀土,要破壞200平方米的地表植被,剝離300平方米表土,造成2000立方米尾砂,每年造成1200萬立方米的水土流失,浸出、酸沉等工序產生的大量廢水富含氨氮、重金屬等污染物,嚴重污染水體;而原地浸礦法雖然可以保護地表40%~60%的植被,但有毒溶液長期殘留地下,只不過是把污染由表面轉移到了看不到的地方,對地下的污染程度更深,時間更長。

今年4月,國家多個部委組成的聯合調研組在贛州經過幾天的調研后發現稀土開采污染遍布贛州的18個縣,涉及廢棄稀土礦山302個,被破壞的山林面積達97.34平方公里,需要治理70年,治理費用更是高達380億元!

這樣嚴重的環境破壞使當地地不能種、水不能喝,治理成本已經超過了江西省稀土全行業多年累積的利潤,破壞式的開采不僅丟失了資源更讓子孫無以為繼。反觀美國,作為世界第三大稀土資源擁有國,為了保護稀土資源和環境,美國在1997年就封存了國內最大的已探明稀土儲量高達430萬噸的芒廷帕斯礦。

盜采背后的日本幽靈

那么,為什么會有如此大的盜采量,中國市場對稀土有這么大的需求?

不!有需求的是日本!

日本沒有稀土資源,卻是儲備稀土資源最多的國家。過去13年來,中國稀土資源儲量占全球已探明稀土資源總儲量的比重已從43%降至30%,而其中的絕大部分都流向了日本。有統計顯示,日本稀土的大約83%都來自中國。在獲得大量稀土后,日本并不急于用,而是將這些足夠使用20年的資源貯存在海底,為了以后使用。

有多份材料都將稀土的去向指向了一家叫做三井物產的日本企業,三井物產從1980年在北京設立第一個事務所開始就深深地滲透到了中國的礦產市場(當然也包括其他市場,比如新日鐵也是三井的旗下企業),日本三井物產的各家駐華機構,通過各種貿易行為,縱容甚至助長了贛州稀土的盜采行為。在內蒙古、贛州、四川等地,有很多日資參股的加工企業,而三井物產與這些日資都有千絲萬縷的關系,目的就是將廉價的稀土產品運回日本國內。

隨著國家稀土戰略的清晰化,中國對稀土開采與出口管制也越來越嚴厲,以三井物產為首的日本綜合商社,除了加緊購買盜采的稀土外,也在中國香港、中國臺灣乃至東南亞設廠,通過多種外貿途徑從中國進行轉港貿易進口稀土,同時更加大力度在國內尋找稀土初級制品,通過進口稀土初級產品繞開政策限制,然后運回本國重新提煉稀土元素。隨后,日本的隱蔽手段已引起我國稀土行業的注意,不再出口稀土初級產品,三井物產等企業又大幅提高了碎玻璃的進口量,從四川等地進口了大量碎玻璃,利用回收技術從中提取稀土元素,因為從廢碎玻璃中提取稀土元素在日本已形成產業規模,而且其技術相當先進。

也就是說,表面上是我國稀土盜采嚴重,實際上根源是日本等國通過控制稀土下游供應鏈,進而控制了上游的資源開采。它們才是稀土盜采背后真正的幽靈!

稀土戰略亡羊補牢

2009年,全球已探明稀土資源不到一億噸,全球擁有稀土資源的有29個國家和地區,但主要集中在幾個國家和地區,中國以3600萬噸的稀土儲量占36.5%,美國以13.2%的稀土儲量居世界第三位,日本沒有稀土資源,卻是儲備稀土資源最多的國家。

早在1983年,日本就出臺了稀有礦產戰略儲備制度,并執行至今,日本一方面儲備,一方面想方設法從世界進口這些資源,特別是中國。

不過,中國政府也越來越認識到稀土資源的重要性,以及濫采稀土對環境的巨大破壞,2009年工信部發布《<2009-2015年稀土工業發展規劃〉修訂稿》明確表述“稀土出口將會威脅中國稀土產業安全”,該修訂稿為稀土出口劃出了紅線:未來6年,中國稀土出口配額的總量,將控制在3.5萬噸/年以內。初級材料禁止出口,嚴禁出口鏑、鋱、銩、镥、釔等金屬。隨后的2010年國土資源部發布的通知不得新增稀土礦業權、禁止現有稀土開采礦山擴大產能。去年5 月發布的《國務院關于促進稀土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建立稀土戰略儲備體系。今年7月,稀土戰略收儲工作已啟動,國家財政資金將通過企業進行收儲,這是我國首次啟動國家稀土戰略收儲工作。

中國的稀土戰略終于正式踏上歷史舞臺!

與此同時,商務部、海關總署等部門也針對各種途徑的非正常出口稀土進行限制,不僅已禁止稀土初級材料的出口,嚴厲打擊稀土走私活動,更禁止出口廢碎玻璃等可能提煉出大量稀土的材料。

只不過,南方五省工業儲量達150萬噸的中重型稀土已開采90多萬噸,剩下的可能不到60萬噸……

資源之殤,更是技術之殤

在改革初期,我們一直一廂情愿地相信外來企業,尤其是日本外來企業是帶著技術來中國求發展的,所以為發展計,中國政府提出了資源換技術的方案。

然而實際上,黃鼠狼給雞拜年,安不了什么好心!由于中國幾乎完全沒有技術儲備,因此資源換技術的結果是,犧牲了資源,卻沒有換到技術,或者換到的并不是什么高新技術,而是淘汰技術的高價轉移。

等到我們已經失去了很多資源以后,我們才發現白眼狼始終是白眼狼,只有依靠自己的鉆研和正常的合作交流突破日本的技術壁壘,進行深度的技術研發,配合國家政策,才能夠在資源爭奪中擁有話語權。而像銦、稀土等產業,由于我們只能進行粗加工,基本上還處于提供原材料的低級階段,因此導致我們珍貴的資源被當成白菜賣,而經過日本企業的精細加工后,將產品以成千上萬倍的價格再賣給我們。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僅沒有真正獲得利益,還損失了資源,失去了國家的戰略儲備,更大的損失是破壞了子孫萬代賴以生存的環境。

70多年前,落后,就要挨打給我們的教訓已經足夠深刻, 70多年后,當和平已經成為全世界的共同要求,很難再有哪個國家敢冒天下之大不諱掀起一場大規模的戰爭。然而,我們的鄰邦,通過技術領先和經濟滲透,換了一種方式依然一拳一拳地打在我們的軟肋上。

落后,還是挨打!

如果,我們只是口頭上喊喊抗日,如果我們只是在大街上打砸日貨,如果我們不能從技術端不斷奮起,那么我們永遠無法勝過日本,我們不過是日本的廉價原料供應國和高價商品傾銷國,我們不過是拿資源和環境去換取了微薄的眼前利益,還犧牲了子孫萬代的幸福!

知恥而后勇,唯愿中華騰飛!

本文出自2012-09-24出版的《電腦報》第38期 A.新聞評論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手机捕鱼怎么下载
pk10走势图公式 mgm美高梅网址谁有 荣一娱乐官网 可以提现的牛牛棋牌游戏 欢乐生肖规则 重大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时时彩双胆是什么意思 国际新世纪娱乐 千炮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重庆时时彩一天多少期? 中国体彩竞彩网 重庆时时彩软件 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6码倍投表 免费领航计划软件 幸运飞艇万能九码